記得有一次下課,我在講台收東西準備回家,通常這時會有一些同學聚集到前面來,問一些問題,然後讓我近距離看看他們,我的眼睛畏光,教室都特別亮,我不是視力不好,但一般看不清學生長相。

在其他同學散去之後,有一個可愛的女生留著,她問我說: 「老師,我要怎麼讓出版社加我稿費?」

 

我怔了怔,那天上的是編劇課,這三個小時教的是寫故事梗概和怎麼寫分場表,這個問題是有點離題,可能是她調查過老師背景所提出的私人問題。

當然,我沒辦法回答這種問題,我也不想冒昧地問她是想從多少升到多少。不過……

恰巧當天有個朋友跟我去,他是某家出版社的總編輯。於是我就借力說: 「請問出版社在什麼時候會加作者稿費?麻煩解惑一下。」

 

答案大略是看作者表現,合作的時間長短,最重要的當然是巿場的號召力,也就是銷量,在商言商,出版社賺錢,作者也賺錢。

 

正常的狀況下,尤其是有雜誌連載的,會分成連載稿費和出書後的版稅兩方面來說,如果不出書,那就沒有之後的版稅可拿了,合約也分兩次簽,合約的部分就更細了,每個人都不同,不討論。

以作者的立場,我當然不覺得對方提出的稿費就代表作者的價值,銷量當然也不能體現作品的價值,呵,可能會有一些人會說,這是銷量不好時作者會說的理由,但不可否認,也有曾經賣不好,後來又大賣的例子啊!(這是配合用銷量來解釋的說法)

 

感覺聽起來像是跟對方站在相反的位置吧?其實也不見得。

舉例來說吧,從投稿開始,那個跟作者對應的人就是編輯,在還沒上巿前,就聽那個人說話,他說寫得好就是好,他說寫不好就不好,他要是說不好,那基本上就跟這家出版社揮淚道別了。

編輯能決定、能提案,其實就因為跟作者站在同一條船上,作品出版後作家得到收入,同時那也是編輯的業績。

 

我有個朋友跟我說,還好我是新編輯時,妳沒有不理我(我非常喜歡她,現在還是),但還是聽出她的語病,她覺得我會整人啦。

我覺得很有趣: 「又不是想翻船說。」

 

但老實說,萬一是想上岸,那又另當別論了。

 

在短期來說,作者工作的成績也等於是編輯的成績。

所以,關係好的時候,責任編輯就是作者最信任的那人了。

 

譬如說,這次「惡魔的仙度瑞拉4」,我在寫的時候,換了幾個敘述的方向,因為時序跳得比較大,之後稿子交了,我問: 「你覺得看起來有沒有問題?會不會怪?」

這時編輯的回答對作者就很重要,如果不在乎,那就根本不會問。

 

但如果關係不好,也曾聽過編輯和作者兩方互相對峙。一個可能覺得: 「這是什麼咖,我叫妳改妳就給我改。」,另一個又覺得:「這樣根本是錯的,賣不好誰負責啊?」

也有時候會有很好心的編輯,會幫卡稿的作者想解決方法。

 

 

今天我卡第一章,連續好幾天空白,檔案只有「第一章」三個字

編輯毛毛回答我: 「這你還敢講?」

但她不會幫我想啦,因為上回她幫我想,我說……

「這就是妳當編輯,我當作者的緣故,妳想毀了我的事業嗎?」

當然毛毛還是最可愛的編輯,我是開玩笑的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尹晨伊

lisafangf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葉♥
  • 你好初次來訪:)
    看過你很多書,都覺得很好看~
    希望可以繼續看到你其他的書^^
  • 謝謝

    lisafangfang 於 2011/09/23 23:11 回覆

  • 思思
  • 頭香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